媒体追问:河南艾滋拆迁队怎就这般大胆

近日,河南南阳一处纳入拆迁的小区惊现“艾滋病拆迁队”。相关人员自称是艾滋病患者,以此恐吓、骚扰尚未签署拆迁协议的居民及早搬迁,事件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27日,河南南阳官方公布“艾滋病拆迁队”调查结果:幕后黑手为开发商——南阳市亿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该公司雇佣社会人员刘某某组成所谓拆迁办公室,之后刘某某组织6名艾滋病患者组成“艾滋病拆迁队”,目前,5名主要嫌疑人已被控制,多名官员被处分。

此前多次报案不见答复

在南阳市房地产开发公司三厂小区住了20年的刘大娘在不到20天的时间里,被吓得犯了两次心脏病。起因就是12月初“艾滋病拆迁队”突然来到该小区。

“他们一共有六七个人,说是拆迁公司和开发商让过来拆楼的。”刘大娘说,“这些人白天在小区院子里晒太阳,到了晚上放鞭炮,砸玻璃,还挨家挨户敲门,很吓人。”

记者在现场看到,从小区院外到楼道里,从一楼到顶楼,随处可见“艾滋病拆迁队”等字样的标语,红色喷漆格外触目惊心。三楼一处早已搬空的房间大门上,还写着“艾滋病拆迁办工室”。

业主张荣湘介绍,小区2011年底被纳入拆迁范围,随后征迁办和街道办事处的人来做工作。因为协议没谈妥,大家一直拒绝拆迁。“整个小区一共住了58户,前几年陆续搬走了10多户,自从‘艾滋病拆迁队’来了以后,短短的半个月就搬走了10多户,现在还有28户。”

多位业主表示,从最初的强拆开始,到后来“艾滋病拆迁队”突袭,其间多次向公安报案,但工作人员来了解情况后,迟迟不见答复。

违法项目竟“一路裸奔”

据了解,2011年11月,卧龙区西关社区旧区改造项目获批。相关项目名为“亿安·天下城”,由南阳市亿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除少部分安置房外,多数是商业开发项目。

据记者调查,涉事房地产开发项目仅有项目规划许可证,土地使用、用地规划乃至施工许可等相关手续一片空白。

卧龙区委宣传部副部长李戈军介绍,到目前为止,该项目仅安置房所占地块拿到了土地使用证,其他部分因为没手续,先后被土地、规划、城建等部门处罚过,至今还在补办。

记者细读材料发现,相关部门明显存在“处罚式”执法,甚至允许项目“先上车后买票”。

被拆迁户杨金友表示,正是因为从区里相关部门打听到了开发项目手续不全,将来有可能连安置房的房本都拿不到,业主们才拒绝拆迁。“谁知双方拉锯之下,突然来了‘艾滋病拆迁队’给违法项目开道,真是令人震惊。”

相关部门数人已被处分

一个“一路裸奔”的违法项目,以非正常手段违法拆迁,原因何在?

“本应行使监督职责的政府部门,不但没有及时叫停制止违法项目,反而以罚代管开了绿灯,一再纵容开发商的违法行为,以致发生了逼迁事件。”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杨红梅说。

北京燕园律师事务所律师刘辉表示,开发商及相关人员利用拆迁户对艾滋病人的恐惧,恐吓威胁其搬离尚未签订协议的小区,不但不人道,而且已经触犯了治安管理法、刑法等“高压线”。

目前,经南阳市卧龙区纪检监察机关查实,对在该项目建设和房屋征收过程中,负有工作失职责任的区房屋征收办公室主任詹国平、区住建局副局长王河生分别给予行政记过处分,对区房屋征收办公室副主任王书强、梅溪街道办事处副主任鲁康,分别给予行政记大过处分。

(据新华社郑州12月27日电)

(原标题:“艾滋拆迁队”怎就这般大胆)

编辑:SN067


媒体札记: 惹毛姜文

让我们先从一位富家公子的一条微博慢慢说起。昨天,圣诞节,不知谁惹大少王思聪不快了,反正看完电影后一脸不悦,“没看过《一步之遥》的童鞋们,恭喜你们…躲过了这一劫。”


圣诞不该“禁果化”

高校禁止学生过圣诞节的平安夜,取而代之的是看宣传本土传统文化的片子。这种看似维护国家文化安全、政治觉悟蛮高的做法,除了符合所谓的行政美学之外,再也找不到更好的理由来给这家以“现代学院”冠名的大学来辩护了。


养老保险破除双轨制之后

“虽然我国社会保障体系基本形成,但公平性不足”。如今双轨并成一轨,是对企业职工的心理熨帖,也将助推社会公平。叫好之余,也不妨前瞻性地审视可能形成的新问题。


中国减贫,西方媒体也赞誉

外媒的视角,从中国农业成就,看到了中国道路的成功;从中国农业发展,解读出中国新常态下的新图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