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被查原常委赵少麟之子违规开发房产引投诉

今年8月20日,《法治周末》以《城建规划部门奈何不了的开发商》为题,披露了天津开发商赵晋在天津开发的“水岸银座”“名门广场”“卓越浅水湾”等多个房地产项目普遍存在违法擅自增加楼房层数、无限制扩大容积率、牟取暴利等问题。

据记者了解,事实上,除了天津之外,赵晋在山东济南、江苏南京等地开发的房地产项目均存在上述违法违规现象,致使所建成交付的项目存在诸多问题及安全隐患,引发业主投诉不断。

济南:

项目违规建夹层

伸手可触天花板

“诚基中心”项目是赵晋的山东诚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济南打造的著名楼盘,这个位于济南市历下区黄金地段的项目,占地面积约166亩,总建筑面积约33万平方米,总投资约13亿元。

了解济南市房地产内情的人士告诉记者,“诚基中心”这个高档楼盘,也创造了济南小区业主维权的最高记录。

10月25日,“诚基中心”赵姓业主对记者说,2008年1月“诚基中心”开盘时,他购买了位于“诚基中心”负一层的一套商铺,但2010年,“诚基中心”落成后他去现场收房时才发现,由于开发商在负一层与负二层之间增建了一层“夹层”,自己所购的负一层商铺变成了负二层。

“两层变为三层,商铺楼层走廊高度被压缩,中等身高的人抬手就能摸到天花板,让人感觉特别压抑。”老赵说。

因为购房合同对层数和层高都有白纸黑字的明确约定,商品房的用途为商业用房,层高3.4米,建筑层数地上12层,地下2层,根本没有“夹层”一说,在购买过程中,售楼人员也丝毫没有提到夹层的事情。赵某认为开发商涉嫌欺诈,愤而找开发商“说事”,但被售楼处工作人员告知,该“夹层”附属于负一层,原设计规划就是如此。

“在售房合同上找不到有关夹层的规定,售楼员销售时告知的是地下两层,并且现场的公示内容也没有体现‘夹层’,明显是后期修改设计后另加的。”老赵说,自己不仅担心商铺的外在经营环境,更考虑开发商违规私改项目设计是否会带来房屋质量风险和消防安全隐患等问题。为此,他和众多商铺业主多次找开发商及政府有关主管部门反映和投诉,但一直未有结果。

不仅如此,“诚基中心”的停车位问题从一开始就困扰着业主。

据了解,“诚基中心”有居民近4000户,但地下停车场只设计有约400个车位。因车位少,车辆多,导致许多业主无法停车。

停车问题最终酿成了悲剧:2011年12月6日中午,“诚基中心”一期21号楼发生火灾,当时消防部门接警后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但因21号楼处于一期最靠里位置,业主无序停靠的车辆占据了消防通道,不仅消防车很难进入火灾现场,连救护车也只能停靠在远离“诚基中心”一侧的主干路上,造成两人死亡的后果。

“这都是开发商为增加商品房销售面积,违法改变原规划设计缩减公共空间而造成的结果。”济南市建设规划部门一位知情人士对此表示。

天津:

违规建设触目惊心

政府处理遗留问题

据记者了解,赵晋被司法机关控制后,其在天津开发的“名门大厦”等多个房地产项目存在的违法违规问题被更多地暴露出来,名门大厦等多座楼盘相继停工,天津市政府有关部门专门成立了工作组,解决“名门大厦”等项目后续建设及遗留问题。

2014年9月30日,天津市政府信访办、市建委、市规划局、市国土房管局等部门联合召开“名门广场”(现更名为“名门大厦”)业主代表通报会,通报了相关部门对规划设计方案等修改情况。

张鑫是名门大厦2号楼的业主,10月17日,她告诉《法人》记者,她和其他业主代表是通过这次接待会上相关部门对规划设计方案修改情况等问题的通报,才第一次“见识”到原开发商是何等胆大妄为、无所顾忌。

张鑫向记者介绍,此前她在购房时被名门大厦售楼人员告知,该大厦是由8座豪华楼宇构成的楼群。直到几座高楼矗立起来,自己才发现,几座大楼的楼距近得可怕。

而业主接待会通报显示:前不久天津市有关部门组织专家对名门大厦项目进行了实地测绘测量,认为“设计标准偏低”,比如:按高层建筑规划设计的有关规定,建筑高度超过100米的公共建筑,应当设计避难层(避难间),但名门大厦2、3、4号楼分别达55层、44层、44层,却将公寓设计在避难层中,严重违反设计规范,无法保证应急避难需要;1至4号楼首层公共空间及2层以上标准层公共空间面积狭窄,无法保证应急疏散需要。而其他诸如楼梯设计不规范,消防设施设计不规范、不到位,原设计电梯承载户数较多等问题更是比比皆是。

“这种建筑设计明显违规的情况实在令人难以想象,当初是怎么经过层层审批盖章通过的,我们问规划部门,问建委,他们答复,‘这个跟业主没有关系。’我真是纳闷,我们交了钱签了合同,就等着楼盖好交房,现在因为开发商违规建设造成拖延交房,难道跟我们业主没有关系吗?谁该为此负责?”张鑫气愤地说。

据悉,天津市有关部门目前已经初步确定了名门大厦修改完善的思路,即:压缩规模,增加安全措施,改善居住环境,部分楼座减少楼层,未销售的房屋特别是“小房”合并或取消以减少户数,增加公共配套设施,具体从楼层、户数、配套公用建筑、电梯、首层公共空间面积、标准层公共空间面积、楼梯、避难层、防盗措施、消防措施这十个方面进行调整。

据记者了解,事实上,早在2014年7月,因赵晋被司法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名门大厦”等项目停工之后,天津市有关主管部门就于8月13日召开会议,商讨后续建设等问题。

记者从天津市规划部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处获悉,后续建设的首要问题是确定代建公司,目前的情况是:由于赵晋未最后定案,发包方天津市汇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景公司)不能运转,因而委托建设无法进行,但相关技术团队已提前介入研究修改原设计内容,修改思路已确定。

但设计修改后,一些问题也随之而来:原本买到高层,因层数减少没有了已选的高层怎么办?小户型合并后,原来已购小户型的业主问题怎么解决……据悉,在通报会上业主代表提出交涉,在场的工作人员称,待向有关领导请示后再予答复。

记者了解到,在天津市建筑设计院的修改方案中明确提出,要有建设公司(代建公司)的委托才能进行下一步的具体设计工作。而代建公司只负责进行楼盘建设工作,其他方面内容包括法律上的义务依旧由原合同中的开发商负责。

记者从天津市建委得到的信息是,目前选择代建公司的工作“正在确定(哪家代建公司)及走程序阶段”,但具体的时间表还无法确定。因而,名门大厦除去仍在施工的2号楼外,全面复工还尚待时日。像张鑫一样的名门大厦业主只能“翘首等待”了。

承包商:

先遭网上追逃

后提民事诉讼

记者此前的报道中曾披露,据承包名门广场地基施工的江苏省宜兴市太湖地基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太湖地基公司)职工反映,因开发商汇景地产为扩充建筑容积率多次更改项目建筑结构设计,反复让太湖地基公司桩基施工队进场补充施工,引起太湖地基公司不满并质疑:原经规划审定的楼间距变得越来越窄,消防通道被挤占,会造成重大安全隐患。

据称,这样的质疑惹恼了汇景地产董事长赵晋的极大不满,赵晋不仅扬言要扣减对方数千万元施工款项,还要将该地基公司的冯姓负责人“绳之以法”。此后不久,天津公安机关成立了专案组,对冯姓负责人进行立案侦查,并以涉嫌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在2014年1月8日对冯姓负责人进行网上追逃。

7月17日,记者致电天津市公安局外宣部门了解该案有关情况,一位刘姓警官婉拒了记者的采访。

记者了解到,事实上,赵晋除了天津汇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的身份之外,还担任天津高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盛地产)及天津泰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基地产)董事长,而水岸银座项目和恒盛大厦项目就分别由高盛地产和泰基地产开发。

2014年8月,因汇景地产、高盛地产、泰基地产三家公司分别拖欠太湖地基公司承包建设的名门大厦、水岸银座、恒盛大厦地基工程款总计3700余万元,太湖地基公司先后向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天津市河西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法院已受理上述案件。

(原标题:“违规建设情况让业主难以想象”赵晋公司违法建设情况再调查)

相关新闻:江苏原秘书长赵少麟被查 其子赵晋7月已被带走


“军队国家化”在中国行不通

全军政治工作会议破解了近期困扰军队建设的“五非”迷思,即“非毛化”、“非红化”、“非党化”、“非战化”和“非政治化”,起到了正本清源、拨乱反正的作用。


雷楚年:被“捧杀”未免言过其实

这个至今才21岁的年轻人,在短短6年时间里发生了一次天翻地覆的巨变,从“抗震小英雄”变成“诈骗嫌疑人”,在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美国80后屌丝的美国梦

美国80后被称之“最吝啬的一代”,堪比中国的“屌丝”。他们不像父辈那样把买房、拥有汽车视为实现梦想的基础,而是把位退休养老攒钱作为首要的家庭财物安全目标,减少盲目消费、不当债奴也成为80后生活的一大特征。


为何说偶像剧是女人的A片?

不同于电视剧,现实更多上演的是“我爱的人不爱我爱我的人我不爱”的狗血桥段,或越发物质赤裸的婚恋观。大漠成长的狼女莘月来到中原,搁在现实中就像懵懂的乡下姑娘进城一样,她更有可能遭遇的是局促、冷漠和失望,哪会像电视剧里的那样那么容易就倾国倾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