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国税局科员与黄牛组团 9年骗4051沪籍车牌

原标题:9年里应外合骗取4051个沪籍车牌

京华时报讯一名上海市国税局原科员和数名“黄牛”组成的11人团伙,在2005年1月至2014年3月间,里应外合骗取沪牌4051张,非法获取利益高达2.2亿元。

昨天,记者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获悉,该院当日对本案进行了宣判,上海市国税局原科员傅某某因犯诈骗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团伙其他人也均获刑罚。另外,法院判处,没收被告人个人全部财产或处以不同数额罚金的刑罚;被告人的违法所得予以追缴,不足部分责令退赔。

联手“黄牛”骗车牌

在2005年1月至2014年3月间,上海市国税局原科员傅某某与“黄牛”陈某某等人,采用多种手法诈骗上海私车额度。

据法院介绍,“黄牛”陈某某先到二手市场购买车辆退牌单,填好虚假车牌信息后,用客户的名义将材料交到税务机关缴纳购置税。之后,“黄牛”将填好的退牌单交给在税务机关负责收取材料的傅某某,傅将材料转给负责资料归档的蒋某某,蒋将敲完“转籍”或者“退牌”字样的购置税完税证明副联交给“黄牛”。

拿到副联后,“黄牛”再将原先的“转籍”或者“退牌”字样涂改成“私拍”,再加盖上事先刻好的“私拍”字样章和校正章。这样完税证明就变成了“私拍”的完税证明,“黄牛”凭借此证明直接到车牌管理机关上牌,避开车牌拍卖流程。

之后,傅某某职位调整,能接触到真正的“私拍”章,骗额度更加顺手。由于当时沪A牌照额度性质审核由国税局负责,所以该团伙在7年中屡屡得手。

2012年,新设的额度审核行政机关介入,税务局只负责征收购置税。之前骗取上海私车额度的手法失效了,该团伙又研究出新办法。

由于当时新设的额度审核部门刚接手,与税务局之间不联网,信息不互通,傅某某等人开始假意办沪C牌照实则办沪A牌照。“黄牛”让客户用找来的上海郊区县的身份证去购车,“黄牛”根据购车发票、车辆合格证、保险单到国税局缴纳购置税。

缴税后,国税局会将一张购置税副联交给额度审核部门审核。此时“谎称”办沪C牌照,额度审核部门就会在副联上盖章并填写“沪C”。之后,黄牛就将“沪C”改成“私拍”,盖上事先伪造的额度审核部门校正章,之后便能顺利办出沪A牌。在近十年的时间里,无论是税务机关还是额度审核管理部门,都没有发现客车额度的异常现象。

市政府成被骗对象

在审判过程中,公诉机关认为,车牌额度属于诈骗罪对象中的财产性利益,因为沪牌的拍卖流程符合一般财产的交易流程,具有财产可交易性的一般特征,故而可以认为是一种财产性利益。对于被诈骗对象,公诉机关认为被骗的对象是上海市人民政府,额度的实际控制权由上海市人民政府所享有。

11月16日下午,上海市一中院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对被告人傅某某、凤某某、杨某等11名被告人分别判处无期徒刑到有期徒刑五年不等,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或不同数额罚金的刑罚;被告人的违法所得予以追缴,不足部分责令退赔。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定,被告人傅某某、凤某某、杨某等11名被告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分别结伙,采用隐瞒真相或虚构事实等欺骗手段,骗取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被告人吴某某以揭发他人犯罪为要挟敲诈勒索他人钱款,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又构成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

法院根据上述被告人具有的自首、立功、从犯、坦白等法定或酌定量刑情节,结合被告人犯罪行为对社会造成的实质危害,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新华社澎湃)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欧洲为何屡遭恐怖袭击?

近年来,欧洲多数国家已经明确放弃了多元文化政策,但这一政策的后果已经积重难返。巴黎恐怖袭击重创了法国和欧洲,但在政策惯性和政治正确之下,欧洲国家行之经年的一些过分宽松和妥协的政策很难戛然而止。欧洲致力于融合和一体化的明灯没有熄灭,但已经暗淡了许多。


中央气象台的播报不要这么萌

中央气象台的微博播报,只不过用了另一种“销魂”的麻醉药而已。但本质上,是对受众在自然灾害面前的一种“愚乐”。这无论如何,都不应该是贵为“央”字号的气象台所应有的腔调。


西方失败还是恐怖主义成功?

现实地说,如果政府自上而下的政策不能向下延生和融入到社会层面,那么任何形式的反恐只会是“外部的”。而任何形式的“外部”反恐仅仅是临时的和运动式的。只有植入社会层面的反恐才能成为“内部的”,是可持续的反恐。


一个50后眼里的中国新经济

美日等发达国家,国内消费占经济总量的七成以上,而拉动我国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外贸、投资和内需),内需占比严重不足。改变这一局面,当然首先要让民众基于健全的社保制度敢于消费,并且增长收入有钱消费,但购物条件也很重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