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省份披露上半年财政收支数据 山西收入连降

进入7月以来,地方开始陆续公布上半年财政收支数据。在经济下行、万亿地方债偿还和力推积极财政政策的背景下,这一数据格外引人关注。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梳理统计发现,目前30个省份(直辖市、自治区)或详或略地披露了上半年财政收支数据,黑龙江省尚未公布。

据本报统计,上半年财政收入增速达到两位数的有10个省份,西藏以23%的增速领跑。16个省份为个位数增速,4个省份现负增长,其中辽宁增速垫底,同比下降22.7%。增速最高的西藏和增速垫底的辽宁相差约46个百分点。

由于口径不一,在可比的20个省份中,10个省份上半年财政收入增速达到预期目标,9个省份未达预期,1个持平。

从区域来看,东部地区财政收入领先,中西部地区增幅放缓,地区之间差异较大。

受益于金融业、信息服务业等第三产业,上海、北京、广东等地上半年财政收入增速靠前,而受工业放缓、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滑、土地市场低迷等影响,资源型省份、传统工业重地的辽宁、山西、新疆等地财政收入陷入负增长。

收入增速大比拼

去年,全国财政收入增速20余年来首次跌为个位数后,财政部部长楼继伟以财政收入由高速增长转为中低速增长来概括这一新常态。

今年上半年,30个省份中,西藏、上海、北京、江西、重庆、湖北、广东、陕西、天津、江苏和湖南财政收入增速高于10%。其中,西藏以23%的增速居首。

另外16个省份增速低于10%且实现正增长,其中河北、云南微增,而吉林摆脱前五个月负增长颓势,以0.9%的增速跨入正增长序列。

辽宁、山西、新疆、青海则没这么幸运,四地上半年财政收入现负增长。据媒体报道,尚未公布数据的黑龙江,上半年财政收入抑或为负增长。

从东中西区域来看,上海上半年财政收入增速领跑东部,中部财政收入增速第一名则为江西,西藏则毫无悬念领跑西部,不过西藏财政收入体量较小(65亿元),重庆紧随其后。

从上半年财政收入绝对数值来看,广东以约4613亿元居各省份之首,江苏以约4129亿元紧随其后。上海、山东上半年财政收入超3000亿元,而超2000亿元的省份包括浙江、北京、湖南等地。

今年上半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增长6.6%,若以此作为各地上半年财政收入增速平均线,位于平均线之上的省份达到19个,1个省份持平,10个省份低于该平均线。

若以各地年初预算目标相比,上半年财政收入增速高于预期目标的有西藏、上海、北京、江西等10省份,其中上海增速高于预期约6个百分点。浙江省刚刚达到年初预期目标,辽宁、山西、新疆等9个省份未达预期目标。其中,辽宁低于预期目标约25个百分点。

东部地区冰火两重天

上海和辽宁同在东部地区,但两者上半年财政收入则是冰火两重天。

受益于金融业等第三产业税收快速增长,2015年上半年,上海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完成3213亿元,比上年同口径增长13.1%,若不是同口径,这一数字则更高。

上海市财政局分析称,在服务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提升的带动下,全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总体保持平稳较快增长态势。其中,来自第三产业的财政收入增长14.5%,占收入总量的80%。

而在第三产业中,金融业、信息服务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的财政收入分别增长56.2%、29.5%和17.9%,合计贡献财政收入增量近七成。

东部省份广东上半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可比增长11.9%,也在全国位居前列。广东省财政厅厅长曾志权近日表示,全省收入增长较快,主要是上半年深圳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增长23.2%,拉高了全省增幅。这一高速增长,也得益于以金融业为主体的现代服务业带来的收入大幅增长。

同在东部地区,辽宁上半年全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460.1亿元,同比减少428.6亿元,下降22.7%。其中,核心的税收收入同比降幅高达29.4%。辽宁财政厅对上半年增速下滑原因归纳了四点:经济持续下行、上年同期高基数、减税降费和做实收入。

辽宁省财政厅分析称,涉土税收仍是主要减收项目,占税收减收额的七成以上。上半年,全省四项涉土税收合计减收额占税收减收额的70.5%,同比下降51.7%,相应拉低税收收入增幅20.7个百分点,仍然是全省税收收入持续下滑的主因。

另外,与经济增长密切相关的五个共享税种下降11.9%,受矿产品价格下降和资源税改革等因素影响,资源税下降54.9%,也制约了辽宁省税收收入增长。

作为辽宁去年同期税收增长主要支撑的金融和汽车制造业税收连续三个月负增长,与此同时,房地产、采矿等行业税收则持续不景气。

其实,与辽宁情况相似,东北的吉林和黑龙江财政收入也一样低迷。近期,中央高层频繁调研东北,为东北振兴支招。

辽宁省财政厅下一步从加强税收收入管理、调整优化支出结构、抓好重点项目落地等方式来应对财政收入下滑、支出压力大的局面。

山西财政收入连降

作为中部省份的江西,今年上半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完成1166.7亿元,增长16.3%,居全国第4位,中部第1位。

让江西高兴的是,上半年财政收入稳中趋好,重点税源如工业税收、房地产税收缓慢回升,而此前金融业、建筑业、批发零售业等地方税收继续给力,拉动税收增长。另外,市县财政收入增长逐步提速,上半年,11个设区市财政总收入增幅今年以来首次全部实现“正增长”。

不过,江西省财政厅分析称,由于经济下行压力依然明显,财政面临的形势仍然严峻。

主要体现在税收增长乏力,主体税收占财政收入比重持续下降,税收收入占财政收入比重下滑,财政收入质量不佳。此外,减收增支、稳增长和防风险之间的矛盾较大,让财政支出承压。

江西省财政厅表示,税收收入增长乏力,根源仍在于产业税源结构单一,资源型工业、房地产等传统税源仍居主导,而新兴税源较少。

尽管楼市有所回暖,房地产开发信心逐步增强,“但商品房销售量价表现不一,城区与县之间出现分化,下半年税收增长仍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特别是近期资本市场动荡,其对房市传导效应值得关注。”江西省财政厅解释。

同为中部省份的山西,财政收入自去年8月起已连续11个月负增长。今年上半年,山西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完成925亿元,同比下降7.8%。

山西省财政厅分析称,税收收入呈现了分系统、分税种、分行业全面减收的困难局面。非税收入历年结存陆续缴完,减收压力加大。

在山西,上半年11个市中只有太原、阳泉、运城三个市小幅增长,其余8个市均出现负增长。119个县(市、区)中有86个县负增长,平均降幅达到31.3%,减收110亿元。

“收入降幅深、范围广为近年来所罕见。”山西省财政厅称。

山西从“三公经费”不增、保障工资发放和成立金融资产公司来撬动社会资本投资等方面,来应对财政收入下滑,支出压力大的局面。

 

编辑:SN098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郜艳敏需要感动还是需要尊严

郜艳敏,一个原本自身需要该被解救的对象,因为在被拐村庄当了一名山村教师,2006年她被评为感动河北人物,2007年事迹被拍成电影,2013当选为最美乡村教师。评奖本身是没问题的,但一味地鼓励感动,而忽略个人尊严就让这些赋予她的荣耀有了颇具讽刺的意味。


该追求自由还是追求年薪百万

把时间填满了来换工资,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将不得不压缩自己的野蛮生长空间,你将不得不把手机调到24小时待命状态,等待上司心急火燎的召唤,你将不得不舍弃自己的业余爱好,你将不得不因为朝九晚五的坐班疲惫而把下班时间的自己塞在沙发上看电视,而不是看书阅读。


是时候讨论未婚妈妈生育权了

目前,部分省份正在尝试着讨论将婚姻权与生育权脱钩的问题,其争论的激烈程度,也是相当激烈的。对这个看似局部的非主流问题的如何看的问题,已远远大于这个问题本身。如同这位未婚妈妈所说——“并非倡导未婚生育,只是认为这种生活方式不该被社会歧视”。


中美两国未来如何更好地相处

回头看,最近五、六年来中美关系波动频繁、竞争明显上升,双方在具体问题上的分歧与矛盾很容易上升为对对方整体战略意图的疑虑。究其根源在于,中美历史上形成的一些积极共识正遭受侵蚀,重新寻找并确立新“共识”,成为稳定未来中美关系的关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