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首轮小汽车摇号近八成电动车指标过剩

3月9日,在深圳首轮小汽车增量指标摇号现场,摇号人张女士按键盘摇出第一个号码。南都记者霍健斌 王子荣 摄
3月9日,在深圳首轮小汽车增量指标摇号现场,摇号人张女士按键盘摇出第一个号码。南都记者霍健斌 王子荣 摄

深圳市首轮小汽车增量指标摇号(以下简称摇号)3月9日举行。最终产生4类增量指标共4912个。值得一提的是,与报名火爆的普通小汽车相比,电动车遭遇大冷。配置的2222个电动车指标,最终只产生476个中签者,近八成指标剩余,将自动转入下次配置。深圳市小汽车指标调控管理中心负责人向南都记者表示,电动车中签率高的这一结果希望能对申请人有所启示引导。 

除了电动车其他指标满额

首期摇号摇出了四类增量指标,具体包括3912个个人普通小汽车增量指标,524个单位普通小汽车增量指标,471个个人电动小汽车增量指标、5个单位电动小汽车增量指标。4类指标经过4轮摇号分别产生,整个摇号过程历时约60分钟。

对比之前公布的数据,配置的指标共6667个,其中:普通小汽车增量指标4445个,其中个人普通小汽车增量指标3912个,单位普通小汽车增量指标533个;电动小汽车增量指标2222个,其中个人电动小汽车增量指标1955个,单位电动小汽车增量指标267个。

对比之下,三类增量指标为满额。最为明显的是电动车指标,个人电动车指标1955个只产生了471个,267个单位电动车指标仅产生5个,78%的电动车指标剩余,将自动转入下次配置。

短信提醒中签者购“国五”车

摇号结束后,申请人可网上查询摇号结果,摇中的市民更可以收到短信通知。市民邹先生向南都记者出示了这样的短信,除了具体的指标编号,还有环保部门的提醒,按照国五排放标准购车。邹先生称对摇号的人性化感到满意,买车可以提上日程了。

深圳市交委也提醒,中签个人和单位需打印指标证明文件,到相关部门办理车辆注册登记手续。指标证明文件有效期6个月,逾期未使用视为放弃指标,且两年内不能重复申请。

深圳市小汽车指标调控管理中心负责人表示,参照招标投标的有关规定,为不影响竞价的公平性,以真实反映竞价车牌指标的合理价值,指标机构在竞价完成前,暂不公布申请竞价和通过竞价资格审核的人数。

南都记者了解到,广州2012年首次摇号时也未公布相关数据,同样是出于避免影响竞价的考虑。

[现场]

A 摇号过程:出现短暂技术故障

昨日下午3时,摇号正式开始。在公证员的监督下,工作人员现场启封摇号设备,从现场的12名申请人代表中,以随机滚动抽取号码球的形式确定6名摇号代表。随后,按照个人普通小汽车、单位普通小汽车、个人电动小汽车、单位电动小汽车的分组顺序依次进行摇号。

下午3时24分,首批摇号名单产生。但在工作人员将空白光盘格式化时出现技术故障,随后采用备用光盘进行格式化,并将首批摇号名单刻录封存。现场公证员宣布摇号继续。整个摇号过程紧凑有序。

B 摇号代表:很慎重按每一次键

市民林锦和在深圳做园林景观工作,他被抽中作为12名申请人代表前往摇号现场见证,更是幸运地被随机选为6名现场摇号人之一。每一组摇号时先由他们6人通过摇号计算机随机选出一个数字,组成一个6位数的“随机种子数”,再由工作人员启动指标配置程序,系统自动产生摇号中签结果。

参加完整个摇号程序后林先生表示,此次摇号是随机的,确保了公平公正“十几万人里抽到了我,每一次按键都很慎重,要对深圳市民负责。”不过昨日他本人没有摇中,说希望自己下次能摇中。

林先生也提出了一个建议:在让他们用摇号计算机选取随机种子数时,也能让他们换成用摇号设备随机滚动抽取号码球的方式产生。“我对网络不熟,计算机上数字跳动很快,用摇号设备更直观一些。”

统筹:南都记者 郭启明 采写:南都记者 郭启明 贺达源 林燕德 刘凡

编辑:SN117


日本人有多么迷信血型?

调查结果显示,超过80%的日本人对此抱肯定态度,相信血型会决定性格。在日本需要填写的各种各种繁多的表格中,有大约85%的表格中印有需填写血型的空栏。可见,这日本人不光是关心自己的血型,更习惯通过血型判断别人的性格。


经费剩千亿与不能穷教育

可以肯定的是,在“教育剩千亿预算”的现实与“再穷不能穷教育”的口号之间,一直有一个很长的距离,这个距离就是阻碍社会进步和发展的那段距离,这个距离也正是政府大楼越建越豪华、公车改革步伐缓慢以及乡村小学校舍及桌椅很寒碜及校车难以普及之间的距离。


央企高管说起薪酬为羞答答

改革要进入“深水区”,要“啃下”更多的硬骨头,关键也就是要真正敢于碰触既得利益。从这个意义讲,央企高管在薪酬方面到现在都依然无法说清楚,经受不住公平和正义的考量,这也完全可以作为分析相关领域改革为何令人遗憾的一个重要切口。


嫖宿幼女被判强奸的未竟之问

嫖宿幼女被以强奸罪判刑,这是国内首例,破冰意义自不待言。不少网友仍不满意,认为量刑5年称不上“从重处理”。其实,不必太过纠缠量刑长短,更应该将目光聚焦于此案意义以及如何废除嫖宿幼女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